• 12年前的论坛,有谁还记得!
  • 一次性膀胱冲洗器赠送
  • 是回去还是是留在这里呢?
  • 忆苦思甜饭
  • 养了10条小鱼
  • 适合38-48坐宽的全可调式轮椅硬靠背来了
查看: 4498|回复: 182

《梳理我的脑内存》

[复制链接]

高级会员

注册时间
2009-6-21
损伤时间
1983
损伤原因
部队抢救战友
损伤位置
颈567
损伤情况
不能自理
性别
居住地
公主岭
体验信用
0
发表于 2020-10-23 10:54:4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写在前面的话;我的叙述平平淡淡,都是实实在在我脑袋里临时存储的东西。
可惜一直把握不好技巧,只能按照记叙文的那种样子,一个人物一个事件的写。
这些记忆的碎片,只是这样的先一片一片梳理出来,然后再看看以后会集结成什么样子。
人乃万物之灵,大脑就相当于是计算机的内部存储器,而那些经久不变的物件、各种书籍,如那些可以触景生情的景,可以睹物思人的物;就相当于硬盘和光盘,存在其中的是是非非、沧海桑田,这些靠一种叫历史和岁月的东西来维持,记录铭刻下来的可以抵抗岁月的消磨,可以超越人的寿命,是可永久保存的。
内存是电脑内部临时存放数据的地方,供CPU直接读取,存放在其中的数据要靠电来维持,一旦断电就会丢失。
就仿佛我们的记忆,靠生命来维持,无论我们一生之中经历过什么,拥有多么丰富的内心卓越的学识,如果没有及时地将这些喜怒哀乐,将那些思想和创造的信息进行保存,比如写下来,那只停留在脑袋里面的东西,是很容易随着生命的终结“断电”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纵观历史相比大千世界芸芸众生,记忆内存的特点是:容量有限,回忆速度极快,再伟大的思想都是属于临时存放的“数据”等待保存。
每个人都是小人物,这些底层小人物也都是见证这个时代变迁的亲历者。填充着我脑袋里的空间,让内存丰富。
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,自我感觉还是很鲜明的,就是不知道写出来,会不会还原当初那种样子。
都说万事开头难,那我就先这样开个头儿吧。



论坛版权声明
  1.用户从本论坛的服务中获得的信息,未经本论坛许可,不得任意复制或转载。。
  2.本论坛所有内容仅代表作者自己的立场和观点,与本论坛无关。

高级会员

注册时间
2009-6-21
损伤时间
1983
损伤原因
部队抢救战友
损伤位置
颈567
损伤情况
不能自理
性别
居住地
公主岭
体验信用
0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0-23 10:55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一、那排房已沦为记忆中的远方
我1963年出生,说来是上个世纪的事儿。其实据今天并不遥远。至少在我的印象中,当年的一切还是有清晰的记忆。
甚至有时候儿真的没感觉已经过去了50多年,半个世纪。
我出生的时候,据说是在早晨四五点钟或者五六点吧。只因为没有个准确的时间,以至于后来写生辰八字的时候,生辰里面时辰永远是“大概其”的,因为三点到五点是一个时辰,五点到七点就是另外一个时辰了。所以,以此推算出来的命理,也只能是“大概其”。
无论是别人算还是后来自己给自己算,至少有一点说对了;那就是我一辈子是“将儿搭将”的命,也就是差上差下刚好赶上搭上边。

我出生时住的地方是一个小城市,在北方有许许多多这样差不多规模的小城市,很不起眼儿的。
周围都是半高不高的山啊,光秃秃的也没有多少树。盆底地方的中央平坦地段就是市区,一条河在南边儿缓缓流过。
我爸妈结婚的时候住的就刚好位于城市的北面,那里是矿区,且历史悠久,日本鬼子占领东北的时候就掌管这个煤矿,许多劳工在这里挖煤,挖出的优质煤炭源源不断地运到日本,持续十多年啊,好煤层都采差不多空了。留下了后来成为阶级教育展览馆的万人坑!都是日伪统治时期遇难矿工的遗骸,一堆堆一片片……因为我们这个小城市主要的产业就是煤,如果没有这个煤矿,估计也就没有这个城市了。
这座煤矿养活了这个城市,也养活几万的煤矿工人和他们的家,占了市区大半的人口。当然我出生的时候,我家已经搬进市区里住了,远离了矿山,对那边儿也就没有什么印象,上学以后去那个“万人坑”参观受过教育,才对矿区有了一点印象。
房子是那种单位盖的平房集体宿舍。一个单位的人集中在一片区域,好像有三四排吧。一排房子有八户人家,中间是一个门洞,属于公用的通道,在通道的一边儿是淌脏水用的臭水沟。
临街的那排房子除外,其余的每家每户前前后后都有与房子等宽的空间,盖个小仓房留个小院子,没有什么统一的格式,多是破砖头木板油毡纸打造!所有家的当家的人都是一个单位的,也有两口子都是的双职工。


回复 支持 2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注册会员

注册时间
2013-9-16
损伤时间
20121210
损伤原因
摔伤
损伤位置
腰一
损伤情况
不完全
性别
居住地
山东
体验信用
0
发表于 2020-10-23 15:07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超级版主

注册时间
2007-4-3
损伤时间
2004 3 14日
损伤原因
车祸
损伤位置
颈椎456
损伤情况
非完全性
性别
居住地
河北省石家庄市
体验信用
0

真我帅哥美女灌水积极分子巨蟹座勋章爱我中华

发表于 2020-10-23 21:27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路过打卡,期待下一集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注册会员

注册时间
2013-3-31
损伤时间
2001
损伤原因
其他
损伤位置
12腰
损伤情况
非完全性
性别
居住地
广东
体验信用
0
发表于 2020-10-24 08:20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好的,上货速度不够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会员

注册时间
2009-6-21
损伤时间
1983
损伤原因
部队抢救战友
损伤位置
颈567
损伤情况
不能自理
性别
居住地
公主岭
体验信用
0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0-24 09:36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二、记事后能想起的第一件事
1963年正是三年自然灾害刚结束时候我出生的,所以先天就有些不足。大脑袋,小细脖儿,小胳膊小腿儿很瘦啊。
从打记事儿印象中也没吃过什么好吃的。每天吃饭的时候,大米饭就是我最希望的美食。没有大米饭据说就会眼泪汪汪的看着饭桌……如果有那么一小碗,保证不哭不闹一口气吃的一粒不剩。就拌点儿酱油,当时觉得那便是人间最好吃的东西。
当时每家每户一个人供应的半斤细粮,基本都是给上班带饭留的,或者积攒起来过年过节做上一顿。如果孩子多粮食不够吃,也有用来换粗粮的,一斤细粮可以换二斤粗粮,反正没有几家舍得随随便便就做吃了的。
刚会走,应该三四岁吧。当时最热闹的地方就是去门洞外,最临街的门洞外面就是所谓的“大该”马路了。
那天街上好多人,大汽车排成长队,车上插的都是红旗,还有大喇叭有男有女兴奋不停地喊着什么。每一辆车前面都有好几个人被绳子绑着,低着头戴着个写满字的大牌子划着红叉,脑袋上戴着尖尖的纸糊的帽子,肩膀被人按着。
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反正就感觉很热闹,比过年还热闹。所有人都在旁边儿伸长脖子看,挤挤插插、争先恐后、指指点点还交头接耳的议论……
我也在大人的屁股后面,透过密密匝匝人腿的空隙往外看。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胸前带着的一个牌儿,一个很珍贵的主席像章就被人顺走了,那可是我经过哭闹好不容易才争取戴一会的东西。
看完热闹随着大人回到家里,才想起来这个,那时候儿一个像章好珍贵呀,看大人们的表情,仿佛比丢了一个金戒指还让人懊悔。
挨打没挨打记不得了,反正觉得自己闯了大祸,非常愧疚害怕的那种心情持续好几天。因为这个像章儿是单位发给爸爸的奖品,我虚荣心爆满想戴上显摆显摆结果还弄丢了……
出生以后有记忆的第一件事儿就这么残酷,这让我对周围人群都产生了恐惧,好像每个靠近我的都是会偷东西的坏人。

当初出于安全的考虑吧,居民几乎每家每户窗户外边儿都有用木板钉成的闸板,冬天为了保暖,还会在里面加一个用水泥包装袋的牛皮纸几层糊在一起的纸帘,白天卷上去绑上,晚上放下来。
我们家开始没有,毕竟处于第二排房子不临街,后来有一天晚上,我都睡着了,记不得是砖头儿还是弹片之类的什么东西?大半夜的一下子击碎了前窗户玻璃,吓得我全家人大气不敢喘趴在炕上眯到天亮。
第二天赶紧找木板,东拼西凑也钉成了木闸板。白天卸下来晚上按上去,破的玻璃也用纸条对上茬粘上,这就觉得仿佛安全了许多。只是每天早晚多了一件活儿,毕竟以后再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。
当时我们家住的这片每家好像都有四五个孩子,有的六、七个,最少的也一两个的。所以那个年代出生的人,每个人的童年都是不会寂寞孤单的。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注册会员

注册时间
2009-2-24
损伤时间
1983年11月
损伤原因
坠落
损伤位置
胸12腰1
损伤情况
截瘫
性别
居住地
威海市
体验信用
0
发表于 2020-10-24 18:38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得不错,这些往事再过些年头没人会记得了。继续~~~~!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注册会员

注册时间
2016-4-8
损伤时间
家属
损伤原因
家属
损伤位置
家属
损伤情况
家属
性别
居住地
青岛
体验信用
0
发表于 2020-10-24 20:01:0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得真好,支持一下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注册会员

注册时间
2013-3-31
损伤时间
2001
损伤原因
其他
损伤位置
12腰
损伤情况
非完全性
性别
居住地
广东
体验信用
0
发表于 2020-10-24 20:07:4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么久远的事还记得,而且年纪那么小,神童啊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会员

注册时间
2009-6-21
损伤时间
1983
损伤原因
部队抢救战友
损伤位置
颈567
损伤情况
不能自理
性别
居住地
公主岭
体验信用
0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0-25 12:17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怎么不能继续发了?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会员

注册时间
2009-6-21
损伤时间
1983
损伤原因
部队抢救战友
损伤位置
颈567
损伤情况
不能自理
性别
居住地
公主岭
体验信用
0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0-25 13:48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提示信息关闭
没有找到帖子……什么情况?发不了续篇了
提示信息关闭
没有找到帖子
确定
返回列表发新帖回复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注册会员

注册时间
2016-4-7
损伤时间
1983.
损伤原因
坠落
损伤位置
胸12腰1
损伤情况
非完全性
性别
居住地
威海
体验信用
0
发表于 2020-10-25 17:52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碧海蓝天四五六 于 2020-10-25 17:54 编辑

不要点回复 在最下面继续发就是。

再就是有时网站卡顿,待会就好了。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会员

注册时间
2009-6-21
损伤时间
1983
损伤原因
部队抢救战友
损伤位置
颈567
损伤情况
不能自理
性别
居住地
公主岭
体验信用
0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0-26 08:59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还是发不出去,算了不发了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注册会员

注册时间
2010-1-18
损伤时间
07年11月
损伤原因
车祸
损伤位置
胸三
损伤情况
不完全
性别
居住地
黑龙江哈尔滨
体验信用
0
发表于 2020-10-26 12:25:3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你上论坛事务版块问一下,看看咋回事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注册会员

注册时间
2011-2-5
损伤时间
损伤原因
损伤位置
损伤情况
性别
居住地
体验信用
0
发表于 2020-10-26 20:59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吉林长江 发表于 2020-10-26 08:59
还是发不出去,算了不发了


发呀  非常喜欢看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注册会员

注册时间
2016-4-7
损伤时间
1983.
损伤原因
坠落
损伤位置
胸12腰1
损伤情况
非完全性
性别
居住地
威海
体验信用
0
发表于 2020-11-1 18:38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期待中。。。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版主

注册时间
2016-3-6
损伤时间
1999
损伤原因
高空坠落
损伤位置
12-1
损伤情况
非完全性
性别
居住地
安徽
体验信用
0
发表于 2020-11-4 13:32:4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


打卡等更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注册会员

注册时间
2010-5-12
损伤时间
20071008
损伤原因
高空坠落
损伤位置
胸7-10
损伤情况
完全性
性别
居住地
河北
体验信用
0
发表于 2020-11-5 08:30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期待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会员

注册时间
2009-6-21
损伤时间
1983
损伤原因
部队抢救战友
损伤位置
颈567
损伤情况
不能自理
性别
居住地
公主岭
体验信用
0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1-5 09:33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
发不出去了,不知道因为什么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会员

注册时间
2009-6-21
损伤时间
1983
损伤原因
部队抢救战友
损伤位置
颈567
损伤情况
不能自理
性别
居住地
公主岭
体验信用
0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1-15 10:30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三、亲历的事不属于文学想象

觉得挺有意思的一件事儿,就是那时候要每天参加一种仪式,叫早请示,晚上还有晚汇报。每天一到时间,每户都必须派一个代表,在大门洞里跳忠字舞,或者一起背诵毛席主语录。每天到场多数都是在家带孩子做饭的家庭妇女,老赵婆子、老刘媳妇、二宝他妈之类的点名报号,然后有组长带领正式开始,谁都不敢儿戏。
我小孩是不算数的,但是我喜欢去看。跟在大人后面学,也会最代表动作,一句“巴扎黑”两胳膊打开,迈出去一条腿脚后跟着地。  
看着门洞儿里那些红红绿绿的标语、画和大大小小的“忠”也是经常的,门洞大山墙上,中间是一个大大的忠字,最上面是一个毛席主像。两边儿写的语录、最高指示。下面贴都是彩纸扎的葵花,一大朵一大朵的紧紧簇拥在一起贴在那里,都是每家每户按照统一要求买彩色的纸做出来的。我们小孩子虽然多、也淘气,但是却没人敢动这里面的东西,说不出的一种畏惧。
“忠”这也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字,因为这个字不仅仅出现在墙上,每家每户的窗户玻璃上也用红油漆喷的各种各样的“忠”。
我学会的第一支完整歌是《大海航行靠舵手》,还会像模像样的打拍子,小胳膊挥舞的呼呼有声,节奏感十足。

因为我的上面有哥有姐,后来下面又有个弟弟。我在中间属于被忽视的那种,应该是丢了也没人找吧,没人管理的往往都及早的,从吃的苦头受的磨难中,从那个年龄不应该承受的懂事中快速成长起来了。就像《红灯记》李玉和唱的:穷人的孩子早当家!别人家也都差不多,所有的小孩都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,就那样卑微的顽强的生长着,一天天一年年悄悄长大。
当初也没有听说拐卖儿童什么的,所以也没有这种担心。每天就是在外边儿瞎玩儿,不饿不知道回家,当然不回也没人找。
七八岁的时候吧,晴朗的傍晚,好多人集体仰望夜空寻找那个闪闪发光会运动的卫星,是会奏响“东-方红”乐曲的,一个移动的小星星我见过,乐曲反正我一次也没听到过。
孩子上学都晚,基本是八、九岁,十来岁才开始上民办小学。送去时候也象征性的考一下:让你数十个数,可以听明白老师的问话会数这十个数就收。两块钱学费再无其它,这样一个班还有几个或者十几个申请免费的。那期间只要不饿,就没有难过的事情,真正是我一生中最短暂的无忧无虑。
其实在家玩的时候学习到的东西不比学校的少,在家玩也有上学的游戏,大孩子也可以过一把当老师的瘾,教我们这些闲散的学龄前儿童。我二姐就是我的第一任启蒙老师,砖头瓦片地上瞎划拉,半真半假中也学会了比如乘法口诀之类的数学知识,还有毛席主语录、诗词、样板戏唱段。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中文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